秦皇岛新闻网 > 县区热点 > 文章详情
【新春走基层】走近一段不该忘却的历史……
2021-02-19

抚宁区茶棚乡后石河村是昔日的抗战老区。抗战时期,村里建立起党支部,带领着村民在敌人眼皮子底下,为八路军救助伤员、转移粮食、保存武器、赶制军服,作出过突出贡献。

70多年过去,小村庄的那段光荣岁月,仍有两位见证者。

其一是村部院里的千年树龄古槐,老树曾作为村内地道的隐蔽出口,是多次掩护人们躲过日伪军扫荡的功臣。另一位则是大槐树当年的战友——95岁的老党员、村里抗战时期妇女主任李凤兰。

如今,老树挺立不语,以身上的伤痕印证历史;老人尚还健谈,一开口,那不曾见过的峥嵘岁月,便在眼前鲜活起来。

几天前的一个午后,记者来到李凤兰家,她还在歇晌,听客人说明来意,老人精神一振,在炕上坐直讲起了往事。大嗓门、说话像连珠炮、面容坚定,她讲述时,人们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位飒爽的妇女主任。

1943年,茶棚乡一带被日伪军控制,为了带领在战火和穷苦中饱受折磨的百姓奋起反抗,后石河村建立了共产党小组,思想过硬、办事周密的李凤兰被推选为妇女主任。

“打仗那会儿,妇女的作用也很大,大伙儿天天忙着照顾伤员,给队伍做衣、做鞋,准备吃的。”李凤兰说,除了组织全村妇女在后方支援八路军、民兵抗战,作为党员干部,她还要在敌人侵犯时带头保护好粮食和部队藏在村里的武器。

1944年冬天,李凤兰刚刚生下女儿的第三天,又传来日伪军要进村的消息。当时,李凤兰家中正保管着民兵留下的一挂子弹、一把步枪和5枚手榴弹。

“那时候子弹金贵,队伍打几个胜仗才能缴来一点。” 李凤兰知道决不能让武器落到敌人手里,她挂起子弹袋、背上步枪,又把手榴弹都拴在身上,这才抱起孩子跳进火炕下的地道、趟过村西冰冷的河沟,带村民向山里转移。

这次行动,让还在“坐月子”的李凤兰身体受到很大伤害。日后,她患上了严重的子宫肌瘤,一辈子只生育了这一个女儿。

由于日伪军频繁扫荡,更多时候村民们来不及转移。“后石河头顶着敌人、脚踩着敌人,四下都让敌人围着,三天两头就来搜粮食、搜人。”回忆到这里,李凤兰眉头紧拧,“大家都被赶到院里,四面都架上个机枪,不说粮食在哪儿就不让走。”

敌人气焰嚣张,但后石河村的群众基础好,大伙儿在党员干部身边团结紧密,从没出现过情报泄露的情况,敌人只能屡次悻悻而去。

“他们不知道咱村的几个干部就是党员,但知道是领头的,到村里就揪着我们的衣领子照脑袋上打,打得满嘴吐血,可哪个也不告诉他们粮食藏的地方,后石河的党员没一个是软骨头!” 李凤兰说到这,眼中有傲然之色。

因为表现突出,李凤兰在1945 年正式被批准入党。抗战结束后,继续在村里担任村委干部、民兵连长等职务,带着大家历经艰苦的建设时期,直到今天小村庄已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现在,李凤兰和女儿、女婿一起住在村边大道旁的新屋,子孙满堂,每一代都有党员和军人。有76年党龄的老人,是全家人的骄傲,家里大事小情都要跟她说一声。重外孙当兵入伍前,特地来向李凤兰报告,老人正色说:“到部队好好干,一定把党入上!”

李凤兰喜欢给孩子们讲抗战时的事,经常提到村部院里的大槐树。村部由唐代贞观年间所建尼姑庵的遗址改建,建庵时栽种的两棵大槐树,如今已枝干粗壮、顶如华盖。

而其中一棵老槐的树干开裂处,正是当年地道的出口,现在已被水泥抹住,保护起来,看上去像个硕大的“伤疤”。这块伤痕提醒着人们,李凤兰故事中的事,就发生在这里。那是一段我们不应该忘却的历史。

记者:马卫庆 王鸽 林涛

编辑:历莉

责编:刘福庆

终审:张晓阳 王勍

秦皇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