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新闻网 > 两报热文 > 文章详情
他是刑警大队的“一棵树”,同事眼中诸葛亮式的人物,如今却……
2020-10-09
       2019年2月24日,山海关区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两名被害人死亡,犯罪嫌疑人朱某某畏罪潜逃。朱某某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逃跑时刻意避开监控,且不断更换衣着打扮,妄图逍遥法外。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事警察支队支队长张岩带队侦办这起案件,作为一名拥有近30年办案经验的老刑警,张岩利用多年所学,同时采用多种侦查手段,仅用7天便将朱某某抓获。

“人这一辈子总得干点儿什么”

9月18日,和往常一样,张岩身着警服到市公安局上班。虽然没有急需处理的案子,他却闲不下来,新买的一箱子书放在办公室,不知何时才能有时间阅读。

张岩爱读书是出了名的,从《中国刑事警察》到《新刑事诉讼法释义与公安实务指南》,凡是能帮他提高办案能力的书都读。张岩说,“很多人对刑警的印象就是腰上别着一把枪,在现场和犯罪分子拼命。确实会有那种情况,但如今时代不一样了,犯罪分子更狡猾,作案手法也不断翻新,刑警不能只靠勇敢,还要更有智慧。”

在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侦查一大队副大队长张金丰心中,张岩是秦皇岛刑警队伍中的一棵大树,是诸葛亮式的人物,是他的偶像。几年前,昌黎县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一伙蒙面歹徒作案后潜逃,只留下一个戴过的塑料头套。当时,办案民警只知道能从人体毛发、皮屑等人体组织中提取DNA,但现场并没留下那些东西。张岩拿起塑料头套,想到一本刑事技术期刊中曾经介绍的更先进的提取方法,他马上告诉办案民警,犯罪嫌疑人用鼻子、嘴呼吸的地方可能会留下唾液痕迹,也许能从中检测到DNA。张岩的判断十分准确,而这条线索也成了破案的关键。

和张岩共事28年之久的刑事警察支队副支队长蒋立庄对张岩有着更深的理解。“张岩是1990年(参加工作)的,我是1992年(参加工作)的,他是搞侦查的,我是搞法医的。按理说隔行如隔山,但张岩在办案过程中总能说出一些法医才懂的东西,一开始我特别惊讶,后来共事久了就习惯了。”

蒋立庄说起20世纪90年代的一起命案。“当时,一名卢龙女子被发现死在一间屋里,屋子的门窗都上了锁,且完好无损,液化气罐阀门被打开,点燃的液化气把床、被、褥子都烧毁了。由于没有在死者呼吸道发现炭末,我们法医判断那名女子有可能是死于他杀,然后被移入室内,伪装成自杀现场。但张岩从尸体位置、燃烧程度等方面判断,如果是他杀,那么这就是一场密室杀人案,而密室杀人理论上是不可能的。我们对案情进行交流,他从侦查的角度出发,时不时还能说出一些法医学上的概念,我特别佩服他。后来经过进一步调查,我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还了解到那名女子患有肝硬化,为治病花了很多钱,她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

蒋立庄说,“张岩之所以懂得多,表面上是因为好学,那他为什么好学呢?是因为他把刑警当成了一种事业,是一生的追求。他跟我说过,人这一辈子总得干点儿什么,到了最后得有一些事情值得回忆,不能浑浑噩噩。那么,干点什么好呢?就刑警吧。”

“我就是想当一名好刑警”

张岩最近经常回忆往事。

他的办公室有一张单人床,床头有一本相册,相册第一页有一张合影——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河北籍校友留念,时间是1989年12月,地点在辽宁沈阳。

张岩说,1986年全国只有两所警察学校招生,一个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另一个就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张岩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第五期学生,他至今仍为考进那所学院感到自豪。“刑警学院当年在河北省只招10个学生,秦皇岛能考进这所学院的,都是五百七八十分的学生,够上北大、清华的。”

求学期间,张岩对刑侦专业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在教师的言传身教下,忠诚、勇敢、正直的刑警精神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在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给张岩上第一堂课的教师名叫韩志人,是一名老刑警。

“他走上讲台,一手插兜,一手在黑板上写下一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后来我们看见那只(插着兜的)手后面的4只手指全都没有了,他以前执行任务时还瞎了一只眼睛。他给我们讲他办过的案子,他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刑警。”张岩说,当年抽调到刑警学院任课的老师全是从一线过去的刑警,个个都不是一般人。“刑警学院老师们讲的东西普通老百姓根本想象不到,这个学校你上时间长了,肯定会爱上。”就这样,在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熏陶下,张岩立志成为一名好刑警。毕业后的他任职于市公安局,从1990年至今,已为刑警事业连续奋斗30年。

张岩生于1969年,今年51岁,用他的话说,这个岁数本应是做事的时候。

这些年,张岩组织我市公安刑侦部门开展“港城风暴”“飓风净沙”等专项行动,全面提升公安机关打击犯罪能力水平,使我市命案现案连续6年实现100%全部破获。30年来,他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二次,三等功七次,两次被省公安厅授予“河北省优秀人民警察”称号;2006年4月,荣获秦皇岛市“2003至2005年度劳动模范”;2009年3月,被市委、市政府授予第九届“秦皇岛市十大杰出青年”称号;2011年6月,被中共秦皇岛市委授予“十佳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2015年3月,被河北省公安厅授予第三届“燕赵名探”称号。

和荣誉相比,张岩更在乎案子。他用智慧和胆识带领秦皇岛刑警破获了一起起重特大、疑难刑事案件,比如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抚宁区李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王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海港“4.10”省督特大绑架案、山海关97年入室抢劫杀人案、“6.23”入室抢劫杀人案、“10.23”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金某某开设冰毒厂案、白某某高速公路车匪路霸案……

忠孝难全,有憾无悔

2018年2月7日,张岩组织侦办的以金某武等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打响了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枪”。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直播庭审过程。这起案件成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后,全国首例被宣判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

2018年4月,警方接群众举报线索,青龙满族自治县境内李某、佟某等人涉嫌多起重大刑事犯罪。张岩立即组织民警展开秘密侦查,初步确定了以李某、佟某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开设赌场、非法采矿、以暴力手段获取高速工程供料的犯罪事实。他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正式立案调查。这个涉黑犯罪组织在当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长达10余年,群众敢怒不敢言,调查取证工作遇到重重障碍。张岩不为关系所惑,不为人情所困,不为金钱所诱,始终保持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一尘不染,秉公执法,一举打掉这个涉黑犯罪组织,抓获涉案嫌疑人74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0余起,依法查封的房产、汽车、涉案人员投资股权、债权等折合人民币7亿元。


9月18日,张岩带病在岗。 记者 刘迅 摄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在张岩的组织、指挥、调度下,市公安机关排查线索1098条,办结1091条,办结率99.4%;打掉黑恶犯罪团伙64个,其中涉黑团伙12个、涉恶团伙52个;抓获团伙成员655人,破获刑事案件573起,查扣涉案资产14.66亿元,有力维护了全市社会治安大局稳定。

“刑事案件发生后,对于一个刑警来讲就没有时间概念了,有些大要案件人命关天,犯罪嫌疑人不及时归案,社会危害性是很大的。工作强度很大、不分日夜,父母、妻女都照顾不到,家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像个旅馆。”

张岩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作为家人的义务。

2003年10月23日上午10时06分,海港区河北大街中国农业银行渤海支行西侧停车场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两名歹徒持枪致一死一伤,抢劫现金25万元后逃跑。10月28日,张岩等11名民警在黑龙江省抓获罪犯李某英,随后转战多地追捕另外3名罪犯。11月4日凌晨,张岩的母亲因病去世,为不错过抓捕时机,张岩托付亲属料理了母亲后事,强忍悲痛继续带队侦查。5天后,他将涉案主犯押解回秦皇岛,却再也见不到慈爱的母亲。这个昔日在血雨腥风中摸爬滚打的硬汉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他跪在母亲的遗像前泪如泉涌。

“张岩其实是个很顾家的人,只不过我们都是刑警,再顾家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蒋立庄说,“张岩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晨练,然后回到家做早饭,做完早饭他会把午饭用的菜洗完切好,也能让妻子省时间。这些说起来容易,但刑警忙起来没日没夜,经常吃不上饭,真没听说有多少人能像他那样。”然而,张岩还是觉得对家人照顾不够。说到孩子时,张岩有些遗憾,他说他错过了孩子成长的很多重要时刻,现在孩子长大了,他们之间的话一直很少。

得知自己不知不觉成了张金丰的偶像,张岩感慨良久。他说,愿意当刑警的人其实都不容易,有案子的时候办案子,没案子的时候就得琢磨着该怎么办案子,家人想得多了,刑警就没法当了。“我平时总让他们看书,懂得东西多,办案能力就强,到时候就算没有我,他们也能独当一面。”

张岩有个愿望,那就是能空出一个大段的时间来看书,但不知何时才能实现。一个月前,他主持召开全市刑侦刑事案件调度会时突然腹部剧痛,检查后才知道自己已身患重病。

“当时检查完,医生跟我说没事,但她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是搞刑侦的,一看就知道她有事瞒我。”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张岩体重骤减,病情却未见好转。这一个月,张岩一边治病,一边安排手里的工作;这一个月,是张岩从警30年来陪伴家人最多的时候。


张岩在野外勘查现场。(图片由市公安局提供)

记者:刘迅

编辑:历莉

责编:刘福庆

终审:张晓阳 王勍

秦皇岛新闻网报料:0335-3912131,秦皇岛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秦皇岛新闻网